分类 1号站平台 下的文章

原标题:免费送别墅也不能忽视村民的产权

免费送别墅,也要尊重当地的风俗、村民的权益,特别是村民的产权。

近日,媒体连续报道了富豪陈生为老家湛江官湖村乡民建别墅送不出去的新闻。事件起源于曾经贫穷的陈生在年轻时得到过乡民的资助,如今成为了一个有钱人,他希望自己能够回馈社会,帮助官湖村的乡民们改善生活现状,过上安居乐业的幸福生活。

为何一个“善举”却遭遇如此尴尬?根据报道显示,陈生所建别墅虽然是“免费”送给村民的,但却未能做好前期摸底工作,未拿出详细的拆除老屋和分配别墅的方案就动工建设。随着建设工作不断推进,问题也越来越多,尤其是如何处理村民的宅基地产权问题,成为了引发村民矛盾的焦点。

由此来看,此事其实并非富豪完全免费送别墅,而是和村民发生了宅基地等产权管理纠纷。富豪如果只是拿着自己的钱做慈善,想怎么分,就怎么分,谁也无权置喙,但既然和村民们的土地发生了关系,那么,怎么分,都不是单方面的事情。

记者调查显示,在一期工程建设中尚未突出的宅基地问题,在开工建第二期时暴露无遗。因为这要占用更多土地,这就得先拆除部分村民的祖屋,在部分村民眼中,这桩好事成了一次“置换”。比如,一位叫陈德的村民家有600多平米的宅基地,但却只能分到一套房子,而这600多平米宅基地却不能再继续拥有。这让他感觉不公平。

从陈生的角度而言,他耗费巨资帮村民改善生活的初衷是美好的,也付诸了行动。但是,从官湖村乡民角度而言,有的人却感觉“牺牲”了自己的宅基地,甚至包括了部分耕地。中间的交易是否对等、公平,就成了此次善举遭遇尴尬的关键。这也成了官湖村乡民是否认同富豪“善举”的决定性因素。

可对比的是,在广东梅州发生的免费送别墅。梅州大埔县小留村三位郭姓“富豪”也出于回馈家乡的目的回到家乡建别墅,免费送给乡民。小留村的别墅虽然前后花费10年时间才全部建成,但所有村民都是很满意地住进了属于自己的别墅。小留村的别墅之所以能够顺利送出去,得到一个皆大欢喜的结局,也是因为妥善处理好了与乡民的宅基地“置换”问题。对于有异议的村民,富豪们也是充分尊重他们的意见,并做到满足他们的利益诉求。

事实上,陈生与地方政府在这方面的工作,可能都缺乏经验,操之过急,这就难免存在瑕疵。比如,关于赠送方案一直没有形成统一意见,此事直到被媒体曝光,当地政府方才拿出了一份《官湖村新农村建设第一期别墅型新民居赠送方案》初稿。而直到有了方案,才算给村民吃了一颗定心丸。

一些富豪富裕之后不忘家乡,这种不忘初心、反哺乡邻的精神的确值得肯定。不过,企业家、富翁们即使想回馈家乡,免费送别墅,也要尊重当地的风俗、村民的权益,特别是村民的产权。因为产权涉及村民未来的生活与收益,甚至是对未来生活的规划与希望。正如长期走在扶贫一线的安徽省农业科学院副院长赵皖平所言,“宅基地是老百姓的命根子,农民对土地的感情和眷恋是很深的”。

□肖隆平(媒体人)

新浪新闻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原标题:外国元首外访吃住那些事:丰俭由人 食中议时局

中新网6月9日电 话说各国领导人在出国访问期间,除了要处理工作事物,其吃住也是不能忽视的一大问题。到访国如何接待?领导人有啥个人嗜好?正所谓“外交无小事”,在一件件国际大事的背后,这些幕后花絮也是看点不少,意味深长。

舌尖上的外交:环保成风尚 食中议时局

“元首厨师俱乐部”创办人、法国商人吉勒•布拉加尔曾引述法国著名外交家塔列朗一次对拿破仑所说的那句名言:“你给我一个好的厨师,我就能还你一个好的协约。”他指出,政治会把人分开,而餐桌却能把人聚在一起。由此,“舌尖外交”的重要性也可见一斑。

近年来,首脑之间的私人饭局盛行。比如美国总统奥巴马对俄总理梅德韦杰夫采取的“汉堡外交”、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招待奥巴马时施展的“寿司外交”等,虽然表面上看起来轻松温馨,实则双方都是唇枪舌剑,在磋商国家大事时丝毫不愿让步,最终也确实就一些问题达成了共识。

另一方面,各国元首的饮食偏好也是外界关注的焦点。像德国总理默克尔就是头号“芝士粉丝”,奥巴马夫妇则更喜欢蔬菜和水果,但奥巴马本人却不太喜欢吃甜菜。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则是出了名的不挑食。而俄总统普京在享用美食时也不会放松安保,据说会有专门特工负责试菜。

此外,外界虽普遍认为给领导人设宴通常会准备精致,用料考究,但在不久前一次联合国午餐会上,招待各国领导人的餐点就用了食材中常常被当作废料抛弃的部分。比如榨取蔬菜汁后所剩残渣做成的汉堡、用作动物饲料玉米粉制成的薯条等,以提醒各国高层杜绝浪费、提倡环保。

最高端“卧谈会”:丰俭各由人 住后受追捧

除了吃以外,领导人的住宿等问题也有着不少门道。比如今年5月,日本召开了七国集团(G7)首脑会议,主会场位于该国三重县志摩市贤岛的志摩观光酒店。为了招待各国元首、同时为自己的外交政策加分,首相安倍晋三就在会议期间处处夹带“日本元素”,展开猛烈的宣传攻势。

会议结束后,接待酒店还推出了首脑住宿的“体验套餐”,让游人也能感受一把领导人的待遇。比如法国总统奥朗德住在了该酒店的顶级新馆皇家套房,该房间面积达210平方米、一晚费用达21.6万日元(约合人民币1.32万元)。

而美国总统奥巴马则在排名第二的、拥有96平方米、一晚17.82万日元(约合人民币1.1万元)的本馆皇家套房中留宿了两晚。虽然这些房间的价格十分昂贵,但据称也有不少慕名而来的游人愿意花费重金前来一试。

与安倍政府豪掷千金的风格不同,2012年的八国峰会(G8)则显得要“简朴”许多。当时,出席峰会的领导人都被安排在美国戴维营“算不上豪华”的各个度假“小屋”中居住。不过,尽管都是住在“小屋”中,但鉴于与主办方美国的亲疏远近不同,各领导人受到的礼遇并不一样。

比如,作为美国的亲密盟友英国的首相,卡梅伦可以享用VIP客房“枫叶小屋”,而欧盟委员会主席巴罗佐和欧洲理事会主席范龙佩却不得不共用一个“小屋”。虽然会议本身没有取得明显的实质性进展,但却被爆出如此明显的“区别对待”,使得此事一度成为外界热议的话题。

只要认识到空无的道理,生命就无往而不胜。生命想透了其实与一个晚期癌症病人无异,什么都不必太过执着,喜欢干点什么事就干点什么事而已。

“特朗普现象”其实是美国新教文明进入衰退期以后的一次自救。特朗普和他背后的美国群众,是对内外挑战的坚决应战,是美国文明不甘沉沦的生命活力迸发。而与之对立的建制派,则是腐朽的、堕落的。特朗普参选的结果,将决定美国未来是走向中兴还是就此沉沦。

中国的科技教育体制需要进一步完善,对这一点大家有广泛共识。完善体制的重要举措之一就是支持年轻人,特别是那些独立生涯起步不久、相当于国外助理教授时期的年轻科学工作者,以及当代科学研究的主力军:博士后和研究生。

从上个世纪80年代以来有越来越多国家的共产党与社会党开始不同程度的互相交往、联合斗争。中共自1982年以来也与社会党国际和多国社会党建立联系,甚至多次派代表以观察员身份参加社会党国际每隔三年召开一次的国际代表大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