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畅博官网 下的文章

原标题:弟弟脸部烧伤毁容姐姐写信给医生:请把我的脸换给弟弟

“翟大哥,这是大家的一份心意,你要有信心,争取把孩子的烧伤看好。”7日上午,在周口市烧伤医院一间病房内,爱心人士王凯伟把一沓捐款递到翟现春手里。

翟新明烧伤前的照片 大河网 图翟新明烧伤前的照片 大河网 图

一年前,翟现春10岁的儿子翟新明被一场大火烧伤导致毁容。原本天真烂漫的孩子遭此意外,全家人忧郁万分。他14岁的女儿翟新想更是提笔给医生写信,求给自己和弟弟“换脸”。这封饱含深情的书信,感动了医生,也感动了社会上的许多爱心人士。

感人|男孩烧伤毁容,姐姐写信求“换脸”

2017年正月十五,扶沟县柴岗乡翟楼村10岁男孩翟新明和同伴玩耍时,被一场大火意外烧伤。等到创伤面得到治疗后,他的脸上留下了难以愈合的伤疤。从此,青春年少的翟新明像变了一个人似的,整天沉闷不语。

翟新明姐姐给医生写的信翟新明姐姐给医生写的信

7日,大河报记者在周口烧伤医院见到翟新明时,他戴着一层头套。去掉头套后,几乎无法分清鼻子、嘴巴。为了配合治疗,翟新明每次手术都表现得很坚强,眼下二三十摄氏度的天气,他整天戴着闷热的头套,吭都不吭一声。

因为模样“吓人”,翟新明渐渐和昔日的小伙伴疏远起来。目前,他唯一的玩伴,就是大他3岁的姐姐翟新想。而对于弟弟遭遇的痛苦和内心的酸楚,懂事的姐姐也是感同身受。前几天,她提笔给医生写了一封催人泪下的书信,恳求医生把弟弟变回从前。

“现在弟弟每天都哭,我看着心里也很难受。听说现在医院可以换脸,我想求求医生,把我的脸换给我弟弟。这样,他就可以和以前一样去上学,他同学也会愿意跟他玩了。我知道换脸肯定很疼,我也可能变丑,但是我不怕疼,也不怕丑,只要我弟弟能变回从前就行……”14岁的翟新想在信中说。

这封信,看哭了周口烧伤医院烧伤一科(烧伤整容科)的所有医生。“我的眼泪啪啪滴,小姑娘知道换脸手术,但她不知道具体怎么做。换脸不是两个人对换面容,而是一种植皮手术,把脸上疤痕去掉,换上好皮肤。但是小姑娘对弟弟的这种亲情,让我和同事们都非常感动。”周口烧伤医院副院长邹普功说。

爱心|姐弟情深感动众人,网友捐款支持小新明

这封饱含真情的书信,被周口烧伤医院的医生传出来后,感动了很多社会上的爱心人士。曾获得“中国好人”称号的周口高速交警王凯伟立即在微信群发动募捐,号召大家关爱帮助小新明。

几天来,王凯伟建立的微信群里“捐款”成了大家交谈的主题。记者从聊天记录中看到,几乎全天24小时都有人不停捐款,少的10元,多的200元。尽管数额不大,但足以显示大家的一片真心。

而翟新想那封“求换脸”的书信,也一直在微信群里滚动发布。“一个小姑娘能有这么大的勇气确实不容易。才14岁的年龄,就懂得替弟弟分担,字字句句撼人心扉,我们作为旁观者深深为之感动。”爱心人士石国磊、谌利、张猛、李俊杰等人说。

7日上午,王凯伟等人把128位热心网友捐助的6310元善款,送到了小新明的病房里。看到爱心人士的到来,翟现春非常感激,他不停地说着“谢谢、谢谢”。为了鼓励小新明乐观面对接下来的治疗,爱心人士还专门给他买来了喜爱的玩具。

据翟新明的主治医师王基建介绍,翟新明面部的伤疤,可以通过“换脸”手术治疗。但此“换脸”并非翟新想书信中提到的“换脸”,而是通过整体植皮手术,解决小新明受伤的面部功能和疤痕问题。但是,这个手术费用较高,需要大约80万,是翟新明家无论如何也承担不起的。为此,医院已决定减免小新明的医疗费。

“今天看望小新明,孩子很懂事,一声声叫着叔叔,听着好心酸。但一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我们希望通过集体的力量帮帮这个孩子。也希望通过这样的方式将爱心传递下去,让大家一起汇集爱的暖流,让小新明一家感受到社会的温暖。”王凯伟呼吁说。

目前,周口市另一家爱心组织“萤火虫公益”也在积极行动,准备近期看望小新明。

       来源:大河报

新华社海南博鳌4月8日电  题:美国挑起贸易摩擦必定以损己收场——来自博鳌亚洲论坛中外学者的观察

新华社记者刘红霞、王优玲、吴茂辉

针对美国近期挑起对华贸易摩擦、摆出咄咄逼人的姿态,出席博鳌亚洲论坛2018年年会的多位国内外知名学者8日认为,华盛顿一手搬起贸易摩擦的石头,必定砸伤自己的脚。

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东亚研究中心主任肯特·凯尔德教授说:“鉴于美中贸易是全球规模最大的跨洋贸易,美中贸易摩擦升级无疑将给全球经济带来更大风险。”他说,没有任何一个国家的人民希望打贸易战,美国跨国公司深度参与美中经贸关系,也支持开放的贸易体系。

“美国一手挑起摩擦并摆出貌似要大干一场的架势,会损害中国的利益,但到头来美国的企业和百姓必定会更受伤。”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首席研究员张燕生告诉新华社记者。

他说,2017年,全球经济增长、贸易和投资等都从长期低迷的泥潭中拔出来,在这个关键时间节点,第一大经济体对第二大经济体挑起冲突,将伤害全球的信心和预期,完全不负责任。

“美国的自信去哪儿了?”谈到中美贸易摩擦,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所长张宇燕发问。

在他看来,美国动不动就挥舞贸易制裁的“大棒”,恰恰是其自信心削弱的体现。他认为,美国现在对100多个国家和地区有贸易赤字,这与美国自身的经济结构密切相关,跟中国打贸易战,也还是需要大量进口而存在贸易赤字。

“从效率比中国低的国家进口产品,意味着美国进口产品价格更高,归根结底,是向美国人民多征税。”张宇燕说。

对此,张燕生也认为,随着中国原产地多元化,未来中国将呈现“全球投资、全球生产、全球出口、全球物流、全球服务”格局,从这个角度看,中国的贸易顺差会在今后一个比较长的时期内持续缩小。

与会学者一致认为,此次中美贸易摩擦,中国被迫反制但反制有力,靶向精准,决心坚定。双方的相互制裁措施并没有真正落地,“爱冒险”的特朗普政府应及时回归理性。

相关新闻:

美国正式发起对华301调查

中方强势反击

分析解读

原标题:现实版“外星人”:看到我别怕 因为我在追梦

横店,中国梦工厂。这里驻扎了近五万名群演,网剧和网络电影繁荣的大背景之下,养活了一众横漂。这里,有三个特型演员的故事,他们也许在外界眼中不那么正常,肥胖,侏儒,样貌丑陋,但如今他们有了人生的新选择。剧本之外,真实的故事在这里上演着。

如果李平安与你迎面相遇,你一定会多看他几眼——因为他长得实在太像外星人了,光头,两侧的头骨有些凹凸不平,几乎没有眉毛,眉骨很高,脸部的皮肤有明显的胎记,他很削瘦,更显得面部轮廓突出。

不管怎样,这都是一个在外人眼里,“丑陋”的长相。他出生在湖南农村,家里是地地道道的农民,谁都不知道,为何他会生得如此模样。用他的话说,“也许老天爷就是要把我造得如此与众不同”。

从有记忆开始,平安就生活在别人的嘲笑和歧视中。学校里,同学恶作剧般地在他身后泼墨水,趁他不注意时摘了他的帽子,没人愿意和他一起打球,所有人都嫌弃他丑,他很孤独。让他选择小学就退学的最后一根稻草,是在体育课上,他想打乒乓球,但是受到了同学的排挤、推搡和辱骂,于是羞怒之下,他再也不去学校了。

此时的少年,内心充满了恨与不甘,他瘦弱,拳头打不过别人,在那时,他就暗下决心,以后一定要靠自己的本事赚钱养家,他怕因为自己,家人也会受到连累。因为在农村,家里出了一个“外星人”,多少是件丢人的事情。

这些经历,如今说起来,平安的语气里,已经没有了愤怒。他只是有些后悔,当时不该退学,应该好好读书,因为外表是天生的,而知识是后天能学的,学会了,就是别人抢也抢不走的财富。

来横店做演员之前,平安在外面打过很多工。干过两年弹棉花、做被子,也开过摩的,挖过煤矿,有时候他面试的时候,别人还是会因为他的样貌而拒绝他。但不管怎样,他能养活自己了。

2013年的除夕,工地老板给他结清了工资,他拖着行李箱,换掉了手机号,拿着一万多块钱,很决绝地只身来到了横店。他想摆脱打工生活,来试试当个演员,也算是追求自己的梦想。春节期间,在横店租不到房子,他又举目无亲,最后只能在一家小网吧里看了春晚跨年,外面鞭炮声此起彼伏,这是一个万家团圆的时刻。这一天,他形容“过得异常艰难”。

来当演员的决定,他谁都没说,他怕别人笑话,也觉得还没干出点成绩,就没必要告诉别人。

起初,平安跟着大家一起跑群演,每天8个小时,40块钱薪水,在抗日剧的剧组里扮演各种八路军、日本军,没有台词,是个纯粹的人肉背景。最后迫于生活压力,他只能回去继续打工,朋友打电话说有戏拍的时候,他就回来。不管片酬再低,他也愿意倒贴钱地去,因为在他看来,“这是有意义的事情”。

他跟我说了一个小故事,在工地上打工的时候,他接到了第一个拍戏邀约的电话,对方开口就叫“平安老师”,他一下愣住了,脱口而出说,“我不是老师啊,我小学都没毕业”。后来,他知道了,在这一行里,每一个工种,都会被称为“老师”,但他依然觉得,自己第一次受到了尊重。

他第一次接触的电影,是尔冬升导演的《三少爷的剑》,他要饰演一个濒死的可怜路人,需要把水吐出来,但是他不懂,就一口一口地喝水然后咽下去,“导演就慢慢教我,咽气之前的呼吸应该是三长两短。学到很多东西,导演就像启蒙老师一样。”这也让他深刻地体会到,演戏还是得学,就要像电视上面所看的,每一个表情,每一个步伐都是很专业的那种。


如今,凭借极为独特的“外星人”长相,平安在特型演员的圈子里已经小有名气,参演的影视剧作品,也越来越多是大制作。角色也不再是“人肉背景板”,最起码有了台词,是个让人眼前一亮的反派大魔王。他也渴望着能接到很好的角色,能给自己更多发挥的空间。

也许看到平安的第一眼你会害怕,但他内心却是善良而乐观的。他曾经历过太多嘲讽的耻笑和歧视的目光,如今已经能坦然接受自己的相貌,面对别人任何的诋毁,最后都只是一笑而过。

“我做不了富二代,我想做富一代。拍戏是一辈子的事情,我要拍到拍不动了的那一天为止。”

在横店的所有拍摄结束,我从珍珍、小不点儿和外星人身上,看到了一个底层小演员对梦想的渴望。也许特型演员只是庞大的影视行业里,一颗小小的螺丝钉,但是他们抱着赤诚之心选择了演员这份职业,辗转在一个又一个剧组,渴望被社会认同和尊重。

相关专题:

图文/魏天谌 发自纽约

新浪财经讯 美东时间3月28日上午,中国弹幕视频分享网站(B站)正式在纽约上市(代码:BILI),首次公开发行4200万美国存托证券,发行价定为 11.5美元。B站首日开盘报9.8美元,大跌近15%,实际融资4.11亿美元,以开盘价计算市值约27亿美元。B站UP主与公司高管代表敲钟。

哔哩哔哩董事长兼CEO陈睿在上市现场接受新浪财经专访表示,此前B站出现的贴片广告争议已经解决,现在B站没有任何的贴片广告,不是因为B站反对商业化,而是因为B站非常反感以牺牲用户体验、剥夺用户自主选择权为代价进行的商业化, 任何商业价值都是基于用户价值的。

哔哩哔哩董事长兼CEO陈睿哔哩哔哩董事长兼CEO陈睿

B站上市当天的风格充分体现了公司特性:年轻与创意。B站以哔哩哔哩为主题装饰了一辆纽约当地特色的观光车,并在纳斯达克的所在地——纽约时代广场举办了一次快闪活动,代表上台敲钟的是UP主和公司高管。

关于美国投资者对B站商业模式的反应,陈睿表示本次路演成果远超预期, 美国投资者对于B站的商业模式理解很快,喜欢用“独特”和“未来”两个词来形容B站。他表示B站的业务是一个基于生态的健康的商业模式,重视培养创作者的机制胜过培养作品本身,这点得到了美国投资者的赞赏。

针对最近监管收严鬼畜区大量视频需要下架的消息,陈睿回应表示,目前监管要求主要是两点:不能歪曲和丑化原作品以及不能侵犯版权,事实上完全符合B站平台原本的态度,并不会对现行业务造成太大影响。

另外,针对近日中概股回归A股的新闻,陈睿认为,B站用户主要都在大陆,最理想的上市地点自然是国内,只要政策允许,当然愿意在国内上市。

改变世界的小学生

上市当天,陈睿对记者解释:B站并不特地面向某个年龄段或者某个特殊群体,B站典型用户有四个特点:以互联网为获取内容的主要方式、以互联网为娱乐消费的主要场所、以互联网为主要的沟通产品,另外有自己明确的兴趣爱好;陈睿表示只要满足这四个特点,就很有可能是B站的用户,只是这四个特点在90后年轻一代中的重叠度特别高,因此组成了平台的主要用户群。

网络上关于B站用户多是小学生的段子层出不穷,多带嘲讽,但我们都必须承认,这个世界最终是属于小学生的。B站招股书将其用户的年轻化作为公司的第一大卖点,表明网站有81.7%的用户出生在1990年至2009年之间,被称为“Z世代”,而这代人作为客户群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不仅基数庞大,大多接受了比前几代人更优质的教育,具有强烈的自我表达与线上社交欲望,以及更迫切的追求个性化内容的需求,且更愿意为此类服务买单。

庞大的Z世代人群为B站丰富的原创内容打下了基础, 2017年B站的PUG视频(即用户自制的、经过专业策划和制作的视频)观看量占视频总观看量的85.5%,毫无疑问是B站的王牌业务。PUG视频自2011年网站建立以来展现了巨大的发展潜力,视频内容数量、种类以及视频制作用户数量一直在迅速增长。2017年第四季度,B站每天收到超过30000份用户投稿,同期增长两倍以上。

Z世代毫无压力地同时扮演了PUG视频创作者和消费者的角色,作为同类人,创作者可以敏锐、即时、精准地捕捉到消费者的需求,而B站只需做好平台分享的工作,便可迎来巨大流量。

成人们看不起的小学生,便是B站这类新生代网站的生机和未来所在。Z世代无疑将成为中国在线娱乐产业发展的关键驱动力。2016年中国Z世代的人口达到3.28亿,他们对在线娱乐产业的贡献度从2014年的45.8%提升到2017年的54.8%,在2020年预计将达到62.1%。

打破次元壁的二次元集结地

随着A站今年2月的关闭,B站成为了中国唯一一个大规模二次元爱好者的聚集社区。为了更加了解B站的主要面向人群,我向多位二次元重度爱好者兼B站忠实用户咨询了B站的使用现状。他们表示,B站现在早已不是二次元的天下了。在大众还未撕下对B站固有的“二次元”标签时,B站早已打破了自己的次元壁。

B站现在的娱乐内容涵盖了各种各样的主题,其中生活、游戏、综艺节目、电视和电影是2017年第四季度视频中浏览量最高的五个主题。B站甚至参与制作了一部讲述解放军发展史的动画《那年那兔那些事》,在年轻人中引起了热烈反响,贴吧热度甚至超过了《大圣归来》和《大鱼海棠》。

财报:亏损收窄 盈利可期

在流量为王的视频网站领域,短期内是否取得盈利一般不是投资人重点关注的问题。同其他视频网站一样,B站虽尚未取得盈利,但基于流量仍具有可观的未来盈利潜力。陈睿曾在去年开玩笑说过:“我们争取在之后盈利。”

财报显示,2017年B站总营收实现了372%的爆发式增长,毛利润转正,经营性现金流实现由负转正,2015至2017年的净亏损为3.73亿元、9.11亿元、1.84亿元,亏损率在不断下降,这些都是B站的盈利情况转好的标志。

在营业收入方面,手机游戏业务实现营收20.58亿人民币,同比增长500%,占B站总收入的83.4%。其次是直播业务和广告业务,收入分别占比7.1%和6.5%。多个投资团队认为,在中国巨大市场的支持下,B站未来的游戏、直播以及广告业务都具有巨大的变现潜力。

同时B站的营业成本也在显著增长,2017年总营业成本为19.19亿元,同期增长148%,主要支付给原创者的版权成本占总成本的48%左右;行政管理费用占比逐年下降,销售和研发费用占比增加,说明了公司较高的营运效率和日渐加重的技术投入。

对标Youtube:“精神家园”的变现难题对标Youtube:“精神家园”的变现难题

网络视频平台的盈利之路向来艰辛。B站虽然在游戏、直播等领域取得了一定的商业成功,但想要在其主营业务上取得盈利仍旧障碍重重。

关于目前以游戏为主的B站盈利模式,陈睿在上市现场接受采访回应道:B站的商业模式是基于用户需求的,因为用户有游戏和直播的服务需求,所以B站才开始提供这类服务。此外,公司的商业化在初级阶段,游戏起步较早,而直播和广告都是这两年开始正式商业化,未来游戏仍会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盈利组成部分,广告和其他业务收入比重在今年开始会开始增加。

今年1月,B站面向广大UP主(即PUG视频的创作者)推出了商业推广视频和“Blibli创作激励计划”,同时进一步深化会员付费先看模式,希望改变从前“用爱发电”的无偿创作情境和用户免费消费的习惯。

B站想走的路与美国著名视频网站Youtube有几分相像,Youtube的成功同样基于对广大主播个人频道的激励和扶持,同样推出了去广告付费会员制,同样在盈利道路上经历了无数挣扎与试错。

但Youtube的受众远比B站广泛且覆盖各个年龄层,B站则要面对难以打开自身文化圈层的具体矛盾,远超同行的用户粘性和在线时长不代表能转化为立竿见影的变现能力。有消息称投资Youtube十多年以来尚未取得盈利,相比之下,B站的盈利道路或许会更加不易。

陈睿在上市当日接受新浪财经专访表示,此前B站出现的贴片广告争议已经解决,现在B站没有任何的贴片广告,不是因为B站不想走商业化路线,而是因为B站非常反感以牺牲用户体验、剥夺用户自主选择权为代价进行的商业化。陈睿自称是个佛系创业者,不急着盈利或者扩张。

许多UP主提到,B站对他们来说是一个小众的“精神家园”,在精神家园谈钱难免尴尬。B站在用户忠诚度、平台分享精神以及商业化路线之间如何抉择,势必仍是上市后要面临的一大难题。

原标题:补缺陆昊,王文涛任黑龙江省委副书记

中共中央批准:王文涛同志任黑龙江省委委员、常委、副书记。陆昊同志不再担任黑龙江省委副书记、常委、委员职务。

王文涛此前任山东省委副书记、济南市委书记。

3月22日,黑龙江召开全省领导干部大会,传达学习全国两会精神。黑龙江省委书记张庆伟主持会议并讲话,王文涛、陈海波等出席会议。


今年全国两会,“政事儿”在人民大会堂东大厅偶遇王文涛

3月19日,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举行第七次全体会议,陆昊任自然资源部部长。

王文涛简历

王文涛,1964年5月生,江苏南通人。复旦大学哲学系哲学专业毕业,大学,工商管理硕士,副教授。1994年1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85年7月参加工作。

先后在上海航天职工大学团委、学生科工作。

1992年6月起,历任上海航天职工大学学历教育科科长、复印机销售部副总经理,上海航天职工大学校长助理、复印机销售部总经理,上海航天职工大学副校长,上海市松江区发展计划委主任。

2002年1月任上海市松江区副区长。

2005年1月起任云南省昆明市委副书记,代市长、市长。

2007年6月起任上海市黄浦区委副书记,代区长、区长。

2008年2月任上海市黄浦区委书记、区长。

2008年6月任上海市黄浦区委书记。

2011年4月任江西省委常委、南昌市委书记。

2015年3月任山东省委常委、济南市委书记。

2017年3月任省委副书记、济南市委书记。

2017年4月任省委副书记兼省委党校校长,济南市委书记。

2017年6月在中共山东省第十一届委员会第一次全体会议上当选为省委副书记。

现任黑龙江省委副书记。

十八届、十九届中央候补委员,云南省八届省委委员,江西省十三届省委委员,山东省十届省委委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