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现实版“外星人”:看到我别怕 因为我在追梦

横店,中国梦工厂。这里驻扎了近五万名群演,网剧和网络电影繁荣的大背景之下,养活了一众横漂。这里,有三个特型演员的故事,他们也许在外界眼中不那么正常,肥胖,侏儒,样貌丑陋,但如今他们有了人生的新选择。剧本之外,真实的故事在这里上演着。

如果李平安与你迎面相遇,你一定会多看他几眼——因为他长得实在太像外星人了,光头,两侧的头骨有些凹凸不平,几乎没有眉毛,眉骨很高,脸部的皮肤有明显的胎记,他很削瘦,更显得面部轮廓突出。

不管怎样,这都是一个在外人眼里,“丑陋”的长相。他出生在湖南农村,家里是地地道道的农民,谁都不知道,为何他会生得如此模样。用他的话说,“也许老天爷就是要把我造得如此与众不同”。

从有记忆开始,平安就生活在别人的嘲笑和歧视中。学校里,同学恶作剧般地在他身后泼墨水,趁他不注意时摘了他的帽子,没人愿意和他一起打球,所有人都嫌弃他丑,他很孤独。让他选择小学就退学的最后一根稻草,是在体育课上,他想打乒乓球,但是受到了同学的排挤、推搡和辱骂,于是羞怒之下,他再也不去学校了。

此时的少年,内心充满了恨与不甘,他瘦弱,拳头打不过别人,在那时,他就暗下决心,以后一定要靠自己的本事赚钱养家,他怕因为自己,家人也会受到连累。因为在农村,家里出了一个“外星人”,多少是件丢人的事情。

这些经历,如今说起来,平安的语气里,已经没有了愤怒。他只是有些后悔,当时不该退学,应该好好读书,因为外表是天生的,而知识是后天能学的,学会了,就是别人抢也抢不走的财富。

来横店做演员之前,平安在外面打过很多工。干过两年弹棉花、做被子,也开过摩的,挖过煤矿,有时候他面试的时候,别人还是会因为他的样貌而拒绝他。但不管怎样,他能养活自己了。

2013年的除夕,工地老板给他结清了工资,他拖着行李箱,换掉了手机号,拿着一万多块钱,很决绝地只身来到了横店。他想摆脱打工生活,来试试当个演员,也算是追求自己的梦想。春节期间,在横店租不到房子,他又举目无亲,最后只能在一家小网吧里看了春晚跨年,外面鞭炮声此起彼伏,这是一个万家团圆的时刻。这一天,他形容“过得异常艰难”。

来当演员的决定,他谁都没说,他怕别人笑话,也觉得还没干出点成绩,就没必要告诉别人。

起初,平安跟着大家一起跑群演,每天8个小时,40块钱薪水,在抗日剧的剧组里扮演各种八路军、日本军,没有台词,是个纯粹的人肉背景。最后迫于生活压力,他只能回去继续打工,朋友打电话说有戏拍的时候,他就回来。不管片酬再低,他也愿意倒贴钱地去,因为在他看来,“这是有意义的事情”。

他跟我说了一个小故事,在工地上打工的时候,他接到了第一个拍戏邀约的电话,对方开口就叫“平安老师”,他一下愣住了,脱口而出说,“我不是老师啊,我小学都没毕业”。后来,他知道了,在这一行里,每一个工种,都会被称为“老师”,但他依然觉得,自己第一次受到了尊重。

他第一次接触的电影,是尔冬升导演的《三少爷的剑》,他要饰演一个濒死的可怜路人,需要把水吐出来,但是他不懂,就一口一口地喝水然后咽下去,“导演就慢慢教我,咽气之前的呼吸应该是三长两短。学到很多东西,导演就像启蒙老师一样。”这也让他深刻地体会到,演戏还是得学,就要像电视上面所看的,每一个表情,每一个步伐都是很专业的那种。


如今,凭借极为独特的“外星人”长相,平安在特型演员的圈子里已经小有名气,参演的影视剧作品,也越来越多是大制作。角色也不再是“人肉背景板”,最起码有了台词,是个让人眼前一亮的反派大魔王。他也渴望着能接到很好的角色,能给自己更多发挥的空间。

也许看到平安的第一眼你会害怕,但他内心却是善良而乐观的。他曾经历过太多嘲讽的耻笑和歧视的目光,如今已经能坦然接受自己的相貌,面对别人任何的诋毁,最后都只是一笑而过。

“我做不了富二代,我想做富一代。拍戏是一辈子的事情,我要拍到拍不动了的那一天为止。”

在横店的所有拍摄结束,我从珍珍、小不点儿和外星人身上,看到了一个底层小演员对梦想的渴望。也许特型演员只是庞大的影视行业里,一颗小小的螺丝钉,但是他们抱着赤诚之心选择了演员这份职业,辗转在一个又一个剧组,渴望被社会认同和尊重。

标签: none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