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畅博开户 下的文章

来源:法制晚报

原标题:半年内3次,这艘中国军舰啥来头?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 张莹 编辑 岳三猛)3月23日,我国防部新闻发言人任国强就美国军舰进入中国南海岛礁邻近海域发表谈话。当天,美国一艘导弹驱逐舰擅自进入中国南海有关岛礁邻近海域。中国海军570舰、514舰迅即行动,依法依规对美舰进行识别查证,并予以警告驱离。

看法新闻记者注意到,570舰指的是黄山号导弹护卫舰。近半年内,该舰已至少三次驱离美国驱逐舰,前两次分别为今年1月17日以及2017年10月。

(黄山舰)(黄山舰)

老兵!黄山舰入列已近10年

在国防部发表的谈话中,任国强表示:“我们要求美方切实尊重中国的主权和安全,尊重地区国家维护和平、稳定与安宁的强烈共同愿望,不要无事生非、兴风作浪。美方的挑衅行动只会促使中国军队进一步加强各项防卫能力建设,坚定捍卫国家主权和安全,坚定维护地区和平稳定。”

值得注意的是,国防部此次发表谈话时,除了发表文字外,同时还发布了相应的视频。实际上,这已并非首次。

(任国强发表谈话视频截图)(任国强发表谈话视频截图)

今年1月20日,国防部新闻发言人吴谦发表谈话,并在视频中现身,尚属首次。看法新闻记者梳理国防部网站,在往期新闻发言人谈话列表中发现,此前一共公布了至少29篇谈话,均为文字形式。

至于驱离美国驱逐舰的570舰、514舰,分别是隶属于南海舰队的黄山舰以及六盘水舰。看法新闻记者注意到,自2017年5月以来,我海军已经出动多艘军舰,至少5次驱离美舰。而且,黄山舰在半年内已经至少出动三次,另两次分别是2017年10月和2018年1月17日。

2017年10月,美国海军“查菲”号驱逐舰擅自进入中国西沙群岛领海。中国海军“黄山”号导弹护卫舰和两架歼-11B战斗机、1架直-8直升机紧急应对,对美舰予以警告驱离。

(黄山舰演练一幕)(黄山舰演练一幕)

时隔仅三个月,黄山舰再次行动,驱离美国驱逐舰,只不过地点改为黄岩岛。据国防部消息,2018年1月17日,海军“黄山”号导弹护卫舰警告驱离了擅自进入中国黄岩岛邻近海域的美国海军“霍珀”号导弹驱逐舰。

作为054A型导弹护卫舰,舷号570的黄山舰由我国自行研制生产,2008年5月入列南海舰队。

该舰先后执行过第2、第13批亚丁湾护航任务,与俄罗斯、丹麦、挪威等国舰艇联合实施了叙利亚化学武器海运护航,并圆满完成了战备巡逻、联演联训等数十项重大任务。

(六盘水舰)(六盘水舰)

而六盘水舰则是一位“新兵”。2017年3月31日上午,海军新型护卫舰六盘水舰入列命名授旗仪式在海南三亚某军港举行,标志着该舰正式加入人民海军战斗序列。算下来,其服役即将满一年。

舰长曾获“优秀指挥官”称号

2017年5月,黄山舰经过连续四天航行抵达新加坡,在南海某海域与新加坡、俄罗斯、澳大利亚等国舰艇,共同参加了第六届西太平洋海军论坛多边海上联合演习。

当时的官方报道显示,黄山舰舰长为张辉武,海军上校,还曾获得2007年解放军优秀指挥官的称号。

2012年11月,由黄山舰、衡阳舰、青海湖舰组成的中国海军第十三批护航编队起航,赴亚丁湾、索马里海域执行护航任务。其中,张辉武随编队一同执行任务。

在长达数月的护航期间,黄山舰曾组织了一次特殊的拜年活动。2013年2月,护航官兵一起观看家家属拍摄的拜年视频。张辉武的妻子也在视频中露面。“老公,你放心护航,我在家里挺好的,儿子成绩好,妈妈的身体也很捧。你自己要注意身体,我们盼着你平平安安归来。”

(黄山舰演练一幕)(黄山舰演练一幕)

此次护航任务的次年,张辉武便担任黄山舰实习舰长一职。2014年6月22日,黄山舰与其他多国舰艇在叙利亚领海外指定海域集结,开始联合执行第十九批叙利亚化学武器海运护航任务。

正在指挥作战的实习舰长张辉武介绍:“整个护航任务中,我们和其他三国军舰密切协同,对空中、海面和水下实施不间断监测。全舰所有武器系统都处于备便状态,确保第一时间正确处置各种突发情况。”

原标题:澳大利亚拖延中国留学生签证?草木皆兵损害自身

澳大利亚是中国学生的主要留学目的地之一,目前有约20万中国学生在澳留学,而国际教育是澳大利亚第三大出口产业。但最近,澳大利亚相关政府部门以“国家安全审查”为由拖延一些中国留学生的签证申请,且始终不能做出合理说明和解释,让准备赴澳深造的中国留学生“很受伤”。

超长的等待

近日多家媒体注意到,多名获得国家留学基金管理委员会奖学金的中国留学生在申请赴澳大利亚签证时遭到拖延。其中一些学生已获得澳方大学录取通知书,还有人已等待超过10个月。

澳大利亚《悉尼先驱晨报》14日援引澳内政部方面消息证实,有40名拟赴澳攻读博士学位的中国学生在签证申请的“国家安全审查”环节被卡,中国教育部正在就此与澳方交涉。截至记者发稿时,尚未有相关交涉的最新进展。

其实最近两年来,中国留学生赴澳办理签证时有不畅。

正如国家留学基金委在网站上发布的提示:“因澳大利亚签证政策调整,近两年部分赴澳留学人员在申请赴澳签证过程中遇到困难,审查时间长,且澳方对签证始终不能做出说明和解释。”

分析人士认为,在澳中国留学生的素质和科学治学能力总体来说比较高,如因签证政策使其受到影响,这是澳方不想面对和承认的。

《悉尼先驱晨报》援引澳内政部发言人的话说,相关40名研究学者申请的是允许他们参与澳大利亚研究活动的短期签证(408型),而不是学生签证(500型)。而所有408型签证申请者都要接受安全审查。

澳内政部还称,在申请408型签证的研究人员中,有90%的申请在49天内得到了处理。

然而,事实并非如此。

有媒体报道说,上述40名签证申请者中绝大多数人是为去澳攻读博士研究生学位而申请学生签证(500型),仅少数人申请的是访问学者签证(408型)。

《悉尼先驱晨报》15日的报道称获得一份赴澳签证受影响的学生名单和澳大利亚高校发出的录取通知书,其中涉及100人和16所大学。

国家留学基金委在其官网发文说,自2016年开始,国家留学基金委一直与澳大利亚驻华使馆、大学联盟、科研机构及主要高校进行联系,不断就国家公派赴澳留学人员签证问题进行交涉。在多方努力下,部分留学人员已获签证顺利赴澳。但目前仍有部分留学人员因签证原因无法按原计划派出。

留学基金委说,遇上述问题的留学人员可向国家留学基金委提出延长留学资格有效期、调整留学单位及留学国别的申请。

留学基金委还提醒计划申请赴澳留学人员提前做好留学规划,了解澳洲签证政策,谨慎选择留学国别及留学单位。

造成中国留学生签证事实上被拖延的一大原因是澳方的所谓“安全审查”。

《悉尼先驱晨报》报道说,这可能是因为澳大利亚安全部门的阻挠。澳大利亚安全情报局局长邓肯·刘易斯去年10月警告说,澳大利亚政府需要“十分注意”外国干预澳高校的行为。

用事实说话

对澳方这些捕风捉影的言辞,新华社驻堪培拉记者徐海静则举出这样一个事例:

2017年10月18日,澳大利亚科学界的最高荣誉、一年一度的澳大利亚总理科学奖在堪培拉的国会大厦举行颁奖典礼,两名华人科学家获得7个奖项中的两项。

其中,昆士兰大学中国籍教授杨剑获得弗兰克·芬纳年度生命科学家奖。悉尼科技大学华裔教授金大勇获得马尔科姆·麦金托什物理科学家奖。

徐海静说,华人科学家对澳大利亚的基础科学研究和应用研究起到越来越重要的作用。这也恰恰证明了阻扰中国留学生赴澳大利亚学习,不是中方的损失,而是澳方高校和研究机构的损失。

徐海静认为,澳大利亚本身就是移民国家,此前之所以能迅速发展的原因之一也是澳政府和学术界海纳百川的包容心态。也只有抱持开放的胸怀,才能吸引全世界人才。反之,总持一种风声鹤唳的抵制心态,对澳大利亚自身发展也没有好处。